张难受

♡佛系产粮,一切随缘♡
♡拔杯本命,不逆不拆♡

啊啊啊啊啊!
我刚才去五金店的时候在电梯里碰到一个贼好看的短发小姐姐!
问题是我他喵穿着我妈不知道为啥买的五彩斑斓的跑步鞋套着我最喜欢的东北秧歌裤上衣是宽松宅格子长袍……而且我还把脑袋上的杂毛绑成了冲天揪……
我绝对被当成了神经病……
小姐姐你听我解释啊我只是去一下五金店啊!

我已经开始懒得画图了……
不好的前兆……
(我吼喜欢痴汉老拔嘻嘻嘻

叉教授:爱上一只鲨鱼是啥感觉,我觉得没人能比我更懂了。
老万:鲨鱼是谁,我送他体育场。

近期的摸鱼🐠也没啥长进……

为什么这个天气还有姑娘露着大白腿,完全丧失生存欲望了么……
还有初高中生穿着校服抽烟真的很毁学校形象耶……
江边很美,餐馆前边大喇叭很吵的外放流行歌……这么冷的天气,餐馆门口还拴着两只巴西鹦鹉,一红一蓝,被锁链锁着吸引游客,有点圣母的我有点看不下去……
不知道对武汉的啥过敏,每次到武汉就犯鼻炎,无一例外……
啊……啊啾。

Will的家里是有一台钢琴的。
一个不会弹琴的人怎么会在家里放台钢琴?所以Will会弹琴?
但仔细想想,一个弹得不咋地的人会往家里购置一台钢琴吗?还是一台立式钢琴,Will是绝对不是那种会那钢琴做装饰品的人,我更相信Will会是那种实用主义者。
所以Will不光会弹琴,可能弹得还不错?
或许是那种可以照着五线谱弹梦中的婚礼的那种级别?

最近吃的太多睡的太多…却依然感觉身体被掏空……
想成为一只橘猫…肆无忌惮的发胖……
_(:3」∠❀)_